缠中说禅【缠论谈】

 找回
 加入
搜索

[在渣浪的微博] 人类的党派性,其实是起源于苍蝇

[复制链接]
白云先生 发表于 2017-10-25 11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缠友您好,关注了这么久,何不注册享用更多功能?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加入

x
9月1日 11:49 來自微博 weibo.com
人类的党派性,其实是起源于苍蝇
?人类的党派性,其实是起源于苍蝇。这么说很多人可能觉得困惑。但是这是千真万确的事。因为人类尊道贵德,天道是唯一的,所以不可能分裂,也不可能有党派性。但是苍蝇们的世界里,他们认为,一泡屎就是一个真理。于是,党派性便诞生了。
院子里面,有很多粪便。每一泡粪便上面,都爬满了苍蝇。为了争夺粮食,有时候也是为了一些好笑的虚荣心,这些苍蝇们一直在互相发动战争。苍蝇们的虚荣心嘛,不外乎就是它们都宣称自己占着的那泡屎最好吃,其他的都不好吃。
这些为了吃屎吃得香,还拉帮结派的苍蝇,他们按照方位,来划分立场。在院子左边的那些粪便,苍蝇们称之为左派立场,左派主义,左派价值观。
在院子右边的那些粪便,苍蝇们称之为右派立场,右派主义,右派价值观。不左也不右的那些粪便,苍蝇们管它们叫做中间派立场,中间派主义,中间派价值观。
所有的苍蝇,都认为粪便是他们的精神食粮,都认为在粪便里面,可以摄取营养物质,他们管这种营养物质,叫价值观。
苍蝇们打仗的时候,通常是左边的嗡一下飞过去,去厮杀右边的那些苍蝇。或者是右边的嗡一下,飞过去,去厮杀右边的那些苍蝇。反正它们的生活,就是永不休止的嘤嘤嗡嗡。
不仅左边和右边的苍蝇,势不两立。而且左边和右边的苍蝇们,也互相势不两立。也就是说,在大的派系里面,还要分成许许多多的小的山头。基本上,一泡粪便上面,爬满的那些苍蝇,他们认为,这才是他们的信仰。
对于苍蝇这种虫子来说,让一只苍蝇同时理解两泡屎,这是超出他们的大脑思维能力的。
总的来看,右边的那群苍蝇,它们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多吃几口屎。这在左边的那些苍蝇看来,右边的那些苍蝇,心里只有利益,没有信仰,太堕落太卑鄙了。
左边的那些苍蝇认为,它们比右边的那些苍蝇高尚。因为他们可以嗅出粪便的香味。它们是有精神追求和理想追求的。它们才不是那种为了多吃几口屎,就道德沦丧的右派苍蝇。
骄傲的左派苍蝇们,为了比赛谁能够嗅出来粪便的香味,它们内部每天都在打仗。一泡屎,就是一座山头,一泡屎就是一个团团伙伙。每天嘤嘤嗡嗡。这些左派苍蝇认为,它们是在捍卫世界主义,在捍卫人类主义,在捍卫民族大团结。
它们认为,享受并扩散屎的香气比吃屎更有意义。它们不关心现实,也不理解现实。它们终生都只为了一种事而活着:对粪便的精神信仰。
只见一个绿头苍蝇,一边抹着嘴角的屎,一边单枪匹马的在院子里叫阵:我乃未名湖畔的绿头小霸王,谁敢与我一战?嗡……很多苍蝇也跟着激动了起来:快看呀,好热闹耶,绿头小霸王最帅了。在呐喊声中,绿头苍蝇的虚荣心,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
中间派的那些苍蝇,它们有时候嗡的一下,跟着左边的飞向右边。有时候又嗡的一下,跟着右边的飞向左边。它们用自己精致的复眼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这个院子,认为自己总是那么的理性,中立和客观。有时候,它们会用一种形而上学的调子说:我是一个不可知论者呢。
自从院子里面,被外面来的野狗,拉了那么一堆狗屎之后。这个院子里的苍蝇就没有停止过战争和喧哗。
除了这些新拉出来的粪便,还有一些拉了上千年的粪便,有印度猴子拉的,又阿拉伯猴子拉的,有犹太猴子拉的,吃这些粪便的苍蝇,它们则都比较喜欢跳大神,全部都是疯疯癫癫的。
颜回被这群苍蝇嗡嗡嗡得恶心坏了。他决定要打扫干净这个院子。
颜回的扫帚扫到院子右边的粪便,右边的那些右派苍蝇就骂道:呵,这个扫帚是左边吧,它居然敢动我们的粮食。
颜回的扫帚扫到院子左边的粪便,左边的那些左派苍蝇就骂道:呵,这个扫帚是右派吧,它居然敢动我们的粮食,哼,气死我们了。
颜回的扫帚扫到院子中间的粪便,整个院子里面的苍蝇都一起骂道:这个扫帚太可怕了,它到底是哪一派的?
最后,颜回的扫帚,打扫干净了这些新粪便,去打扫那些堆了上千年的粪便。这时候,所有的苍蝇都愤怒了。他们异口同声的说:这个扫帚,怎么可以反对宗教信仰自由呢?他怎么可以不敬畏屎呢?哼,所有不吃屎的观念,都是邪教。唯有屎,才是真理。
颜回看了这群苍蝇在哪里嘤嘤嗡嗡,觉得特别好笑。不多时,院子里所有的屎,都被打扫完了。院子里面的苍蝇,失去了精神食粮。他们感到饥饿,感到空虚,感到恐惧,感到愤怒。他们把所有的怒火,都发到了那把扫帚上。
只见这些苍蝇,开始对一把扫帚发起一次次的冲锋。一边对扫帚说:你敢与我们论战吗?它们沿着扫帚向上爬,占领了整个扫帚。然后开始宣布胜利,然后抬头看到了颜回。
苍蝇们激动的问:原来都是你干的好事!快说,是谁派你来害我们的!
颜回用杀虫剂对准了这些脏兮兮的虫子,喷了过去,很多苍蝇便落了一地。
这些嘤嘤嗡嗡的小虫子,在地上挣扎着,翻滚着,痛苦而悲伤地抽泣着。它们说,天哪,这个院子弄的这么干净,这不是要害死我们嘛,我们没法活了,一个不肮脏的世界,这太可怕了。最后,这群苍蝇发出恶毒的诅咒说:人类,你们的名字叫邪教,我诅咒你们的洁癖。
院子里所有的粪便都被清理光了,苍蝇们也都饿死了。人类身上的党派性也消失了。没人再以左中右这种虫子般的心智理解天下,他们恢复了对天道的感知力和理解力。太阳出来了,一个干干净净的世界,真美好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缠友福利|更新日志|版权声明|手机版|缠中说禅【缠论谈】 鲁ICP备16017539号

GMT+8, 2019-3-26 23:01 , Processed in 0.139814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Dz X3.2

© Comsenz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